水电科普

科普│青藏高原真的是水塔吗?

发布时间: 2024-03-26发布部门:湖南水电学会所在位置:水电科普 浏览次数: 33

摘要

The Tibetan Plateau (TP) is widely known as the 'Asian Water Tower', due to its role in providing fresh water to downstream Asian cuuntries. Based on the runoff data of large river basins on the TP, the weighted average proportion of the TP runoff is approximately 18% (ranging from 6% to 49%) for all the rivers. We argue that the name 'Water Tower' is an inappropriate and misleading perception of the TP, and such misperception would influence policy-making processes and diplomatic activities. We therefore call for correcting the misunderstanding and an ensuring accurate understanding of the TP and its role in water supply for downstream cuuntries. We propose using the term “Towering Asian Spring” instead of “Asian Water Tower” to better illustrate the role of the TP in water supply: while it serves as the source of several major rivers in Asia, its contribution to the overall water supply is relatively limited.


青藏高原(TP)被广泛称为“亚洲水塔”,因其为下游亚洲国家提供淡水而闻名。根据青藏高原大型流域的径流数据,青藏高原径流在所有河流中所占的加权平均比例约为18%(范围从6%到49%)。我们认为,“水塔”的称号是对青藏高原的一种不恰当的误解,这种误解会影响政策制定过程和外交活动。因此,我们呼吁纠正这种误解,确保准确理解青藏高原及其在向下游国家供水方面的作用。我们建议使用“高耸的亚洲之泉(Towering Asian Spring)”一词,而不是“亚洲水塔”,以更好地说明青藏高原在供水方面的作用:虽然青藏高原是亚洲几条主要河流的源头,但它对总体供水的贡献相对有限。

正文

“水塔”一词通常用来描述那些为下游提供主要水源的地区。作为亚洲几条主要河流的源头,青藏高原(TP)经常被称为“亚洲水塔”。然而,我们认为将青藏高原称为“水塔”是一种不恰当的看法,会对政策制定过程和外交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320 m,面积约300万km2。它南起喜马拉雅山脚,北至昆仑山和祁连山脚,绵延1560 km;西起兴都库什山脉和帕米尔高原,东至横断山脚,绵延3360 km(图1)(Yao et al., 2022; Zhang et al., 2021)。青藏高原是世界上几条最大河流的源头,包括黄河、长江、湄公河、萨尔温江、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河和印度河(图1)。这些河流的上游有大量积雪和冰川,为下游数十亿人口提供水资源(Immerzeel et al., 2010)。由于向下游亚洲国家提供淡水的作用,青藏高原被广泛称为“亚洲水塔”(Immerzeel et al., 2010)(图示见图2)。


青藏高原和发源于青藏高原的主要河流


漫画示意图:公众认知中的亚洲水塔(由Yinuo Pan提供)


本研究定义印度河和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河-梅克纳河的源头地区为海拔3000 m以上的地区,黄河、长江、湄公河和萨尔温江的源头地区被为唐乃亥、直门达、旧州和道街坝水文站的上游地区。


我们认为“水塔”这个名字对青藏高原的认知是不恰当且具有误导性的。实际上,青藏高原主要河流的源头地区径流在整个流域的总径流中所占比例有限(见表1),所有源头地区径流的平均占比约为18%(范围为6%至49%)。印度河及其支流为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水电和农业提供了大量水资源,但青藏高原产生的径流仅占印度河总径流量的49%。此外,青藏高原的积雪和冰川对其河流径流的贡献比例相对较小(见表1)。冰川融水对青藏高原外流河的径流贡献约为5.5%。积雪融水对径流的贡献较高,即为10%至30%(Lutz et al., 2014),但融水主要来自季节性积雪而非永久积雪。这表明,局地降水在青藏高原河流的径流中起着主导作用。将青藏高原视为“水塔”的普遍看法让公众误以为青藏高原是向下游亚洲国家供水的主要来源地。



表1 发源于青藏高原的主要河流的源区径流占总流量的比例,以及冰川的贡献率。


公众误认为青藏高原是下游地区水资源的主要来源,显著影响了政策制定过程和外交活动。最近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的大坝建设被谴责为亚洲水资源的“最大威胁”,国外媒体将大坝建设活动描述为关闭了来自青藏高原的“水龙头”,将加剧下游的水资源短缺(Chellaney, 2022)。事实上,雅鲁藏布江上游(奴下站以上,位置见图1)产生的径流仅占整个流域径流的10%。这种夸大其词阻碍了沿岸国家之间的相互信任,削弱了国际合作的基础。将青藏高原视为“亚洲水塔”的观念将导致决策者将注意力集中在青藏高原本身,而不是集中在下游地区的适应性管理上,而后者却是更加重要、有效的。


2009年诺贝尔奖获得者Elinor Ostrom认为,建立知识和信任对于管理需要合作行动的跨境问题至关重要(Ostrom, 2011)。全面准确的知识和有效的公众沟通有助于建立信任并促进合作。因此,我们呼吁纠正这种对青藏高原及其在下游国家水资源供应方面作用的误解。我们建议使用“高耸的亚洲之泉(Towering Asian Spring)”这个名称来取代“亚洲水塔”,更好地阐明青藏高原在水资源供应中的作用:虽然它是亚洲几条主要河流的源头,但其对整体水资源供应的贡献相对有限。

Copyright @ 2001~2015 shi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湘ICP备18019949号-2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香樟东路16号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资档楼703 邮编410014 | 电话:0731-85075449